一场比赛打7个小时,羽毛球改革5局11分制有必要吗|雷迪|世界羽联|赛制

发布时间:2019-06-15 14:28:20 来源:赛博体育-赛博体育官网点击:23

  谌龙以2比0战胜印度队选手维尔玛。本文图片均来自新华社

  作为级别最高的羽毛球混合团体赛事,从1989年开始举办的苏迪曼杯已走过了三十年。

  与比赛本身相比,场外的“热闹”程度丝毫不输。22日,世界羽联(BWF)主席拉尔森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,再次提到了将羽毛球赛制修改为5局11分的打算。

  事实上,BWF的这一提议在去年的世界羽联年度会员代表大会上就已经被否决。此次拉尔森重提旧事,显然是希望继续呼吁各方推动这项改革的顺利实施。

  那么,羽毛球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吗?

  陈清晨/贾一凡(上)在女子双打比赛中,她们以2比0战胜印度队组合蓬纳帕/斯基·雷迪。

  耗时过长,改革赛制再被提出

  5月23日,2019年苏迪曼杯8强已全部诞生,比赛进入了更加刺激的淘汰赛阶段——此前两场全胜的中国羽毛球队将面对欧洲劲敌丹麦队。

  作为拥有前世界第一安塞龙的丹麦队,他们在本届苏杯上的晋级之路可谓是“九死一生”。

  在对阵英国的五局大战中,双方苦战近7个小时才分出胜负,比赛结束已快到次日凌晨1点,看台上的观众更是早早离去......

  “你要在同一个地方坐这么久,还会要保持兴奋度,这是很不容易的。”对于如此漫长的比赛,拉尔森颇感无奈,“我们希望采取更多的方法,能够让观众更加享受这个赛事。”

  中国组合王懿律/黄东萍(右)在混合双打比赛中,他们以2比0战胜印度队组合普拉纳/斯基·雷迪。

  按照苏迪曼杯的比赛规则,比赛采用五场三胜制。在小组赛时,各支队伍必须打满五场比赛;而到了淘汰赛率先得到三分的队伍直接获胜,无需打满全部五场。

  在这样的赛制下,比赛耗时过长就显得不那么意外了。就在22号小组赛的最后一天争夺中,8强全部诞生时已过了晚上11点,此后还要进行淘汰赛的抽签仪式。

  为了缩短比赛时间,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在此次比赛中再次提出了修改赛制,“我支持5局11分赛制,这样的改变能让羽毛球更有趣,更具观赏性。”

  “我们还需要不断改进。不然的话,比赛会太刻板,对下一代的年轻人没有吸引力。”

  韩呈恺/周昊东(左)在男子双打比赛中,他们以2比1战胜印度队组合兰基雷迪/谢提。

  这是顺应市场的必然一步?

  将目前3局21分制改为5局11分制的想法并不是第一次提出。在一年前的世界羽联年度会员代表大会上,世界羽联就曾提出过这一改革方案,只不过被当场否决。

  当时,参与投票数一共有252票,最终投票结果为129票赞成、123票反对,票数没有通过三分之二(168票)的门槛。

  不仅当时与会的大部分协会官员不同意,羽毛球名将们也对这一改革持抱有疑虑。

  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就认为,5局11分制对打进攻的可能更有利,对拉开拉吊打法的可能就不太友好。

  陈雨菲也为中国队拿下胜利。

  与李宗伟持相同看法的是羽坛“一姐”戴资颖,她也倾向于21分制,“之前我打过11分制的比赛,少了拉锯的感觉,速度很快,如果我失误多,很快就会输了。”

  对于两届奥运冠军林丹来说,规则无论怎么改都对他影响不大。但令“超级丹”有些疑惑的是,世界羽联没有完全尊重运动员的想法。

  事实上,改革赛制并非世界羽联的独创。他们一直效仿的网球赛事也一直在尝试通过改革,让这项运动朝着更加职业化和市场化的方向发展。

  以网球中分量最重的四大满贯为例,这四项赛事曾经都是长盘制,比赛动不动就可以打满5小时。但在今年澳网取消长盘制后,目前仅剩下法网还在实行这一漫长的赛制。

  对于改革赛制的问题,拉尔森其实一年前就给出过解释——“缩短比赛时间会让羽毛球更具影响力,在电视转播时会更吸引人。这会转变为更多的收入,球员收入也会相应增加。”?

  丹麦队选手安赛龙在男子单打比赛中。

  频繁改革赛制,羽联想清楚了吗?

  与羽毛球不同的是,网球赛事的改革并没有细化到每一盘、每一局的比分上,而这种细节上的巨大变动,也是令大多数羽毛球运动员不能适应的原因之一。

  不仅如此,世界羽联在过去20年一直在进行改革,仅赛制就变动过不下三次。

  在2000年以前,羽毛球比赛一直实行的是3局2胜的15分发球得分制;2001年则改为5局3胜的7分发球得分制,随后这一赛制在2002年被取消,比赛又改回了15分制。

  经历了改革失败后,世界羽联并没有停下脚步。在2003年,他们又推出了针对不同性别的赛制,即女单项目实行11分换发球权制,其余项目实施依旧实行15分制。

  羽毛球赛制最大的改革发生在2006年。当年2月,世界羽联正式废除使用了几十年的15分换发球得分制,启用21分每球得分制,这一赛制一直沿用至今。

  每一次赛制改革都会招来各个协会和运动员的不满,这也是11分制商讨了近5年也依然没有通过的原因。但背后真正的问题是,世界羽联真的对每一次改革都想清楚了吗?

  谌龙在比赛中。

  除了赛制改革,世界羽联在近20年来还有诸多充满争议的改革。比如,去年实行的新政让林丹、李宗伟这些老将在密集赛程下叫苦不迭,安塞龙、石宇奇等小将也是伤痕累累。

  再比如,伦敦奥运会前,世界羽联推出用小组循环赛取代淘汰赛的改革。正是在这一赛制下,出现伦敦奥运会现场中国与韩国那场“消极比赛”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此外,世界羽联曾效仿网球推出了“裙装令”,但随后又被叫停;去年,他们又推出了发球不能高过1米15的新规;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羽联还提出了用合成球代替鹅毛的计划......

  在世界羽联秘书长托马斯·伦德看来,改革主要是为了让赛事变为统一的、鲜明的品牌,“这将有助于提升赛事的质量,让巡回赛为主办方和运动员都带来更多经济收益。”

  话虽这么说,但也请世界羽联在做决策前倾听一下各位球员和各个协会的声音。